扒开射每日更新成人小說,情色故事,成人文學,情色小說,性愛淫書,H小說投稿分享。包含大量:家庭倫理亂倫小說、人妻熟女色情小說、SM虐待調教H小說、校園師生不倫小說…

销魂夜宴

发布:扒开射小说点击:06-08分类: 人妻熟女



销魂夜宴

两人一路谈笑,倒也不无聊,直到夜幕降临,方到了紫檀堡。宝玉掀起窗帘,但见四下树影层叠,黑暗中点点霓灯透亮,隐约描出花木丛中的一栋栋精致楼舍的边角,又有丝竹管弦之声缈缈飘来,泄露出这里实是繁荣华之地。  程日兴也朝外观看,边认路边指点车夫行走,忽然道:“到啦,便是这里。”唤停了车,两人一同下地,进了一围篱笆,绕过数丛细竹,眼前现出几间精美房舍,皆为紫脂泥墙,檐下挂着数盏大红纱灯,门口几个小厮迎上来,都笑唤:“程爷。”却不认得宝玉。  程日兴携宝玉迳自入内,大叫:“宝二爷来啦。”堂上数人快步围过来,为首正是薜蟠,后边竟跟着贾蓉与贾蔷哥儿俩,又有冯紫英、单聘仁、詹光与胡斯来等几个狐朋狗友,这个抱腰那个拽手,闹哄哄道:“怎么现在才来?”  宝玉笑道:“我得上学哩,又不能象大哥这样,想去就去,想歇便歇。”  薜蟠上学,不过是因为学里有几个标致弟子,偶动了龙阳之兴,便假装也要读书,开头还三日打鱼两天晒网,不时去应个卯,待哄了香怜、玉爱那几个契弟上手后,便再也不去了,闻言讪讪笑道:“我只是最近忙了些,过几日还要回去上学的。”  宝玉哪里信他,只笑道:“忙什么呢?又背着大家弄来个新嫂子吧!”  薜蟠听宝玉口称“嫂子”,心中高兴,道:“不过图个新鲜罢啦,来来来,酒席早已摆好,专等你哩。”携了他的手,往北间宴厅而去。  进到里边,见有几名侍儿正忙着摆碗按箸,绣屏前又有数女或立或坐,粉粉艳艳地围了一堆,手里持抱着红牙檀板箫管琵琶诸器,竟是个个衣鲜鬓秀,容颜俏丽,真谓桃羞杏让,燕妒莺惭。  宝玉一瞧,立知都是些什么人,心中怦怦乱跳。程日兴旁边低声笑道:“今日这般奢侈,可见咱薜大爷多高兴哩。”  薜蟠朝当中一个眉目如画的美人叫道:“云儿,快过来拜见你叔叔伯伯。”  那美人盈盈一笑,莲步行来,朝众人一一衽裣作礼,薜蟠说伯伯她便叫伯伯,唤叔叔她便唤叔叔,音如黄莺出谷,举止娴淑温柔,哪有半点娼家之气,大方之处尚胜许多名门闺秀。  宝玉见她身穿淡花绣袄,底下紫绫罗裙,一条芙蓉软巾低束蛮腰,秀目藏媚,娇靥含春,果然妍丽过人,他从来见不得美女,心里不禁微微发酥,暗道:“果然是品花榜上的人儿。”  见过礼后,薜蟠招携众友入坐,举盏呼饮。弄云与四名侍儿前后服侍,流水般端上时鲜果蔬佳肴美酒,那班丽人却在一旁调丝弄弦弹奏助兴。  贾蓉忽道:“怎么就喝了起来?咱薜大爷今日丰席款待,不知是什么原故?我们大老远从城里赶来,可不能吃得不明不白。”众人一听,皆跟着起哄,要薜蟠说话。  薜蟠叫道:“有什么原故?只不过多日不聚,思念大家哩!若说还有其他,也就是在这地方新置了几间房屋,因此做个东道,把你们哄来吃几杯薄酒呗!”  众人见他没说到点子上,哪肯放过,同声逼问道:“新置这几间房屋又做何用?”  薜蟠哈哈一笑,将弄云柳腰儿一揽,大声道:“金屋藏娇呗!还不晓你们想听什么,喝酒喝酒!”弄云满面晕红,只垂着首帮男人斟酒,旁边那些丽人皆望着她嘻嘻而笑。  一群猪朋狗友高谈阔论,觥筹交错间无非谁家的园子好,谁家有奇物异宝,谁家的戏子俊,谁家的丫头标致,初时还有点规矩,后渐露出本相,一个个言中猥亵不堪。  宝玉一入此间,便闻到一股细细香甜,竟似在哪闻过,坐在那里一直神不守舍,终忍不住悄悄问薜蟠道:“你这儿点的是什么香呢?”  薜蟠一听,满面狎笑,翘起大拇指低声道:“好鼻子,能闻出这香与众不同,只是莫问我。”一把扯过旁边的贾蓉道:“问他问他,这宝贝香儿是他弄来的。”  贾蓉听了薜蟠的话,斜过身来冲宝玉低声笑道:“宝叔真乃识货人,这香可是侄儿特地从家里带过来助兴的,唤做春风酥,价比黄金哩。”  宝玉心中一跳,猛想起这便是在可卿房里闻过的香味,他又曾听秦钟说过此物功效,热着脸道:“这……这……不是房……房里边用的东西么?”  薜蟠瞧了瞧他,道:“今儿就是专要点这香的,待会才好快活。小爷儿,你居然也知道这宝贝,哥哥我真瞧走眼啦。”  贾蓉眨眨眼接笑道:“此香乃点玉阁所出的房中圣品,极能燃情助兴,却丝毫不伤身子,宝叔只管受用,待会便知道它的好处啦。”  宝玉脸红了起来,哪敢再接他们俩的话。  旁边的女人毕竟不是小家碧玉,酒酣耳热间没谁顾忌,几个跟弄云已见过面混得略熟的,还不时跟她狎言调笑。  这姐儿十分乖巧识趣,依在薜蟠身畔笑颜对应,矜持中不乏风情。  冯紫英乃神武将军冯唐之子,年纪青青已袭指挥之职,平日里就鲜把谁放在眼里,灌多了几杯黄汤,又被那春风酥暗中一撩,此刻更是轻狂,见弄云甚是可人,竟嚷嚷要她过去陪酒。  薜蟠丝毫不恼,朝女人道:“云儿,小将军喜欢,你便过去敬一杯,我们兄弟俩不分彼此,敬他就如敬我一般。”  弄云斟了酒,道:“奴家敬小将军一钟。”笑吟吟上前敬献,孰料被冯紫英忽一把搂入怀内,借着酒劲道:“若不跟我交杯,定须陪一杯方可去!”  姐儿乜了薜蟠一眼,见他不来解救,只好笑道:“小将军高兴,陪一杯也没什么,只是奴家不能多饮,就饶半杯可好?”  冯紫英见其娇俏可人,又闻缕缕淡香袭来,心里酥了一半,紧紧地圈住她的蛮腰,喷着酒气道:“也成,就在这陪,免得赖帐。”  云儿嫣然道:“奴家岂敢在将军面前赖帐。”就坐在冯紫英的腿上,探臂到桌上又斟了半杯酒,端过来对他妩媚一笑,杯口往男人的杯底轻轻磕了一下,柔声道:“小将军请。”翠袖半遮檀口,迳自饮起来,转眼间便把杯口朝男人一扬,竟是一气干了,丽目随之斜斜乜向他手里的那一杯。  冯紫英目瞪口呆,心中已是迷坏,忙举杯也饮,谁知云儿趁机一挣,已从他大腿上溜了下来,轻烟般躲入薜蟠怀内,耍娇弄嗔地仰着螓首,不知跟男人诉说什么。  众人瞧得心旌摇荡,冯紫英更是难过,腿上还麻麻的,恨不得再将这尤物一把捉过来揽着。  胡斯来嚷嚷道:“小将军有人敬酒,我们怎就没人理睬呢,莫非此处只有他是个官儿?”  薜蟠哈哈大笑:“都有都有,今个儿不单有人敬酒,还有人陪酒呐!”遂同怀内美人道:“叫你姐妹们歇一歇,都来与叔叔伯伯们陪杯酒。”原来旁边的那些弹奏的华裳丽人,皆是锦香院里的姐儿,今儿被薜蟠请来作陪的。  云儿朝她们挤挤眼,笑道:“有劳姐姐们啦。”众美早有默契,纷纷放下手里的乐器,笑嘻嘻地斟了酒,各自寻一个男人敬奉。  来敬宝玉的是个唇红齿白的女孩儿,生得俊俏伶俐,干净利落地斟了酒,抢在别人前面来到他跟前,双手捧杯妩媚娇甜道:“奴家敬公子一钟。”惹得旁边几个也想染指宝玉的姐妹直噘嘴儿。  宝玉忙接过饮了,谁知这俏姐儿竟一屁股坐到大腿上,一臂勾着他的脖子,一臂复去桌上斟酒。  宝玉俊脸通红,偷望四周,原来都是一样,席间坐位根本无多,那些姐儿皆坐于男人腿上,心里这才稍稍定下来,问:“姐姐怎么称呼?”  俏姐儿嫣然道:“不敢,奴家叫罗罗,公子尊姓大名?”说着捧杯又敬。她方才在旁弹奏时,悄悄打量席间众人,瞧见宝玉衣裳锦绣,容颜俊美,气度不俗,更难得的是没有丝毫纨绔之气,心忖此人绝非寻常人家的公子,早有几分喜欢,因此薜蟠一叫陪酒,她便抢先挑了宝玉。  宝玉忙举杯回答。  罗罗一听,心跳道:“原来是荣国府的公子,难怪别人都对他毕恭毕敬的。”心里又添了几分喜欢。  众人正迷乱,薜蟠忽唤待儿取过琵琶来,命弄云亲自弹唱助兴,却是一阕冯大才子新填的《点绛唇》。待其檀口一启,才知音色出奇甜美,吐字也腔悠气柔,只听得众人不住拍手称赞大声喝彩。  宝玉见她精通音律,又颇得神韵,心道:“这云儿不但容颜出众,兼而多才多艺,更有绮情媚趣,难怪薜大哥丢下屋里的俏人儿不顾,却大老远跑到来这儿宠她。”旋而暗叹道:“唉,若非青楼妓户的手段调教,寻常人家,哪个又能养出这般风流的女孩儿呢!”    贾蔷嚷道:“这阕《点绛唇》虽好,却嫌斯文做作,不合今夜之宴,须得再来一阕动兴的。”  薜蟠一听,便叫道:“既然不好,再唱再唱。”  云儿抱着琵琶笑道:“这冯才子填的词都还不好,那唱什么呢?”  贾蓉狎笑道:“就来个《十香词》吧!”众男人一听,个个叫好。  云儿晕了脸,笑道:“这个我可不会呢,换别的可好?”  众爷只是不允,皆道:“莫哄人,这《十香词》可是当今最红的,都中的姐儿,哪个不会唱?”  冯紫英更道:“若是不唱,便再来陪我饮三杯!”  云儿拗不过,只得将琵琶放下,换了檀板,重启朱唇,细啭莺喉,娇滴滴唱道:“青丝七尺长,挽出内家装;不知眠枕上,倍觉绿云香。”  宝玉早闻这《十香词》极为艳亵,细吟详赏数遍女子身上美处,听了头一句,心道:“这说的是头发了。”听云儿又唱:“芙蓉失新艳,莲花落故妆;雨般总堪比,可似粉腮香。”  单聘仁笑道:“既说粉腮香,且当印证一下。”便捧了怀里姐儿的玉颊,在上边亲了一口。  胡斯来道:“有理有理。”也把腿上的女孩儿香了一回,笑道:“果然不错。”场面已微微乱了起来。  云儿接唱道:“蝤蛴那足并?长须学凤凰;昨宵欢臂上,应惹领边香。”  众爷们这回争先恐后,纷纷把鼻口往美人的领口里钻,一个个叫道:“好香好香。”惹得怀内姐儿耍娇弄嗔,低声俏骂。  云儿继唱:“红绡一幅强,轻闲白玉光;试开胸探取,尤比颤乳香。”这一句愈是淫糜,冯紫英最张狂,领头把手往姐儿的领口里探,猥笑道:“什么叫做颤乳香呢?”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