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射每日更新成人小說,情色故事,成人文學,情色小說,性愛淫書,H小說投稿分享。包含大量:家庭倫理亂倫小說、人妻熟女色情小說、SM虐待調教H小說、校園師生不倫小說…
  • 首页
  • 家庭亂倫
  • 乱伦生涯第十五章 慾火盛主仆淫戏 功夫高大战双娇

乱伦生涯第十五章 慾火盛主仆淫戏 功夫高大战双娇

发布:扒开射小说点击:11-05分类: 家庭亂倫

第十五章 慾火盛主仆淫戏 功夫高大战双娇 [第一页]

  来到逸园后的第三个晚上,也就是我占有舅妈后的第二个晚上,

吃过晚饭,因为舅妈要求我在这里的每天都要来陪她,所以我来到舅

妈房中,先打发她,然后再想法打那两个舅妈的主意。

  一进房中,舅妈就高兴地迎了上来,柔情似水、热情如火地拥住

我,柔声说道:「好宝贝儿,你真好,真的来陪舅妈了?」

  「当然了,像你这样的绝色美人,又知情识趣,正是我心目中最

好的女人,我怎么会不来陪你?我舍得吗?加上我还有求于你,怎会

不应召而来?」

  「有求于我?不会是让我帮你去勾引你二舅妈和三舅妈吧?要真

是的话,你趁早免提。我只能告诉你,凭你的相貌和那根好本钱,加

上你过人的旺盛精力,只要你掌握好时机和方法,是没有女人能抗拒

的,你一定能成功。就算你直接了当地提出性交的要求,我估计你那

两个舅妈也会同意的,你不见舅妈我都心甘情愿地成了你的『枪下之

臣』了吗?何况你二舅妈、三舅妈?我只能点拨你这一点,你让我帮

你去对付她们,那可不行。」

  「你心甘情愿?还不是因为我用了春药,你才上了套,怎么能说

是心甘情愿?你不要骗我,别让我上了当,真的去当面直接向她们求

欢,她们要是不愿意,你说我还怎么做人?」

  「去你的,你还怕没法做人?你连舅妈我都敢诱奸,还怕丢人?

你就不怕我事后翻脸?你嘴上说是怕,其实你心里一点都不怕,因为

你对自己的本事里有信心,对不对?」舅妈一针见血地说了出来。

  「对,舅妈,你真行,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我服气地说。

  「行什么呀,舅妈要是行,也不会对你这么没办法了,舅妈也不

怕你笑话,说真的,就算你不用春药,昨天晚上你要弄舅妈,舅妈也

会给你的。因为舅妈从心眼里喜欢你这个既俊俏、又潇洒、既会哄女

人、又会讨女人欢心的小白脸,若非你的长辈,心中强自把持的话,

早就会让你到手了。所以说舅妈是心甘情愿的,就算你不用春药,直

接向我求欢,我也会半推半就的委身于你的,你知道吗?你这个小冤

家!」舅妈说着,娇嗔地在我的额头上点了一下。

  我感动地搂住了她,热情地吻着她说:「真的吗?谢谢你了,舅

妈,难得你对我这么好,我真不知道怎么谢你才好。」

  「怎么谢?用身子谢呗!谢可不是用嘴说的,所以要把那个言字

旁去掉,那就是射!只要你多在我子宫里面『射射』,多射精,我就

心满意足了。」舅妈含羞带媚地挑逗我。

  「好,现在我就射射你、射你吧,只不过可说不定谁先洩谁、谁

先射谁呢?」

  说着,我一把抱起舅妈,将她放在床上,三下五落二扒光了她的

衣服,接着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顺势压在她身上。

  舅妈倒也知趣,分开两条嫩白的大腿,夹住我的阴胯,热熨的阴

户紧紧地顶着我那坚硬的阴茎,两只手掌在我的背上游动抚摸,像按

摩似的摸得我浑身麻酥酥的。

  我伸手一摸,舅妈那里已经很湿润了,看来她早已动情,才会说

出那么露骨的话挑逗我,我也不再多纠缠,挺起粗壮的大鸡巴,对准

她那张口等待着的肉洞口,一用力插到了底,一阵猛烈的抽送,三浅

一深,旋转摩擦,不让她有喘气的机会。

  舅妈难以忍受这无比的刺激,阴户深处一阵收缩,子宫直颤,因

为她的红唇被我的嘴唇堵着,只有从鼻孔连连发出阵阵快乐的呻吟:

「哼……哼……嗯……嗯……」

  经过我不停不休地肏了一段时间,阵阵无穷的快感冲袭着舅妈,

她颤抖着腰肢挺动着,臀儿款摆,两腿悬空抖动,花心深处如黄河决

堤似的湧出股股的阴精,灼熨着我的龟头。

  「喔……我完了……宝贝儿……我要上天了……」

  「舅妈,过瘾了没有?」

  「过瘾了……真要美死我了……谢谢你……」

  「怎么样,是你先射射了吧?」

  「是……是我先射了……你还没射呢……那可不行……应该是你

谢谢我才对呢……你不射怎么可以呢……」舅妈喘息着,还是不服输

地向我挑战。

  「我是怕你受不了,看来你厉害着呢,那咱里就继续里。」

  说着,我掀起她的大腿,将她的阴户翘得高高的,猛捅一顿,直

肏得舅妈声声讨饶,阴精不知洩了多少,无力地瘫软在床上,我才算

射了精,烫热的精水,把舅妈灼得又是一阵颤抖。

  我们两个紧紧地拥抱着,温存着,享受着男女灵肉相交的快感。

  过了一会,我吻着舅妈的面颊,呢声问道:「舅妈,你刚才说,

就算我当面直接向二舅妈和三舅妈提出那种要求,她们也会同意,是

真的吗?你拿得准吗?」

  「嗨,说到现在你还是不相信我呀?你放心,舅妈会骗你吗?我

告诉你,你二舅妈和三舅妈的脾气和秉性我最清楚,我们相处了这么

多年了,我会看错吗?

  「看来,你还是不知道女人的心,她们两个和我一样,其实都喜

欢你这个讨人爱的小外甥,虽然现在还是那种长辈对晚辈的喜欢,但

她们守了这么长时间的寡,只要有她们喜欢的男人对她们稍加挑逗,

就会忍耐不住而投怀送抱了。

  「你正是她们喜欢的男人,虽然是晚辈,但成熟女人的慾火其实

比男人还要强烈,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见到你这样的美男子,又正

是她们原本就喜欢的人,又向她们大胆挑逗,遇到这种情况,连舅妈

我都要慾火烧身而不能自禁……

  「你以为你二舅妈和三舅妈会能忍受住吗?告诉你,她们可都要

比我风骚十倍!所以,我才会让你直接了当的去挑逗她们,一定会成

功的。你放心地去干吧,包你得到她们!只是别忘了每天来陪舅妈就

行了……」

  「我怎么会忘呢?我会天天来的!要真是像你说的那样容易,那

就谢谢舅妈的好主意了!现在还不是太晚,二舅妈肯定还没有睡,我

这就去二舅妈那里试试,看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好,祝你成功。」说着,舅妈让我起了身,温柔地帮我穿上了

衣服,又给了我一个热情的长吻,才放我出了门。

  我从舅妈房中出来,直奔二舅妈的卧室,远远就看见她房中还亮

着灯光,不由得心中暗喜,看来她还真的没有入睡,那我就有希望了

。快步走到她门口时,刚想要推门时,听到一阵「嗯…嗯…啊…啊…

」的浪吟声从她房中传出,不由得停了下来,心中闪过了一个念头:

「难道是舅妈看走了眼,不知道二舅妈已经和别人相好了?那我不就

是没戏了吗?真扫兴!」

  我失望地转身想走,但一转念,又想看看和二舅妈相好的是谁,

于是就偷偷地轻轻一推门,正好门没有上闩,我进到房中,走到卧室

的窗前,向房里一看,心中不由得窃喜,幸亏我又来看,要不然就少

看一场精采的春宫戏。

  只见二舅妈和她的丫环香菱,双双一丝不挂的抱在一起,两人面

对面,小腹紧贴着,二舅妈压在香菱身上,阴户对着香菱的阴户,耸

动着屁股,一前一后地用力地摩擦着,两人的淫水沾得黑长的阴毛湿

湿的,床上更是这儿一片那儿一片粘粘糊糊的。

  我在外面看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女人在一起也有这一套,胯下的

大鸡巴又不自觉地硬了起来。

  我继续看下去,她们两个越磨越快,越磨越难过,香菱更是将粉

腿张得开开的,屁股用力向上挺,阴户擡得高高的,迎接二舅妈的阴

户,二舅妈也是气喘嘘嘘地前后左右用力猛磨,好象这样不解瘾,不

能消磨心头的慾火,于是战况又变,两人分开,香菱自动翻身调头,

她们两人互相用嘴舐起对方的骚穴,忽吸忽吮,忽急忽缓,浪吟声也

越发难受,越发诱人。

  虽然她们两人用尽功夫,但仍然无法将那强烈的慾火压下,就甚

至用手指在对方的阴道里掏弄起来。

  「二姨太,我……我里面好难过……」香菱浪哼着。

  「我用手在你里面弄着呀!我那里也很难过,你用力些。」

  「要是老爷还在世就好了,他多多少少还会插我几下,还能让我

过过瘾。」香菱感慨地说。

  原来这个骚丫头早就让我舅舅弄过了,听说她今年才十六七岁,

舅舅在世时,她最多不过十四五岁,就让舅舅给肏了?看来还不是舅

舅用强弄了她,要不她怎会说让她过过瘾?可能是自愿的。

  「是呀,虽然他在世时几晚上才来这里弄我一回,不能让我天天

过瘾,但有总比没有好,总比现在没人弄强多了。」

  「不知道太太和三姨太是怎么过来的?这两年她们不知玩过男人

的鸡巴没有?」骚丫我是笨蛋!以后不说头-香菱真是骚,浪语连篇,听她这么说舅妈,我

不由得暗暗生气,待会儿非好好收拾她不可。

  「你这丫头,小小年纪,哪来这么多不要脸的心思?什么话都能

说出口!三姨太倒还罢了,太太那么端庄的人,怎么会偷男人?以后

再这么说,看我怎么处罚你!」二舅妈一边骂着她一边用力在她的阴

户里狠挖了几下。

  「啊……好舒服……再来几下……」听香菱这么浪叫,我心中暗

想,这个骚货真是浪,小小年纪就这么浪,长大那还了得?正想着,

想不到她那张骚嘴中又冒出了一句让我更想不到的骚话:

  「要是表少爷能来就好了。」

  「别胡说!你想讨打呀?我是他的长辈,怎么可以?你真是个浪

货,真不要脸!」二舅妈羞红了脸,训斥着香菱。

  「什么长辈呀?老爷都死了,你们还有什么关系?你看表少爷长

得多么英俊潇洒,又那么风度翩翩,难道你不喜欢吗?要是他也有这

个心,你忍心拒绝他吗?你舍得吗?我是你的贴身丫环,是你的心腹

,你老人家对我还有什么好保密的?怕什么?就是不知他的鸡巴管不

管用?」

  小骚货竟然怀疑我的鸡巴不管用,一会我非肏死她不可。我继续

看下去,看看二舅妈的反应。

  「唉,你这个浪蹄子,真让我把你惯坏了,这么放肆,真拿你没

办法!让我怎么说呢?实话对你说,我确实喜欢仲平这个好外甥,就

是不知他喜欢不喜欢我。不过,就算是他也喜欢我,又能怎么样?好

歹我也是他长辈,舅妈能让外甥肏吗?就算他的鸡巴管用,又能怎么

样?管用也不能让我这个当舅妈的用吧?唉,没有缘份,也没有这个

福份呀!」二舅妈幽幽地说,好象不胜惋息。

  「要不要我给你们牵牵线呀?」骚香菱浪声说道。

  「去你的,越说越离谱了!这些心里话说说也就算了,你还要来

真的呀?噢,我明白了,是你这个骚货自己想让表少爷玩,这才打着

我的旗号,对不对?」

  「不错,我是这么想,我先去试试,看看表少爷是不是个风流人

物,如果是个风流少爷,那么他肯定也对你有意,一挑逗就会上!我

再试试他的那东西,如果是好货,我再给你做媒,如果中看不中用,

那就趁早死了这条心吧。」骚丫头的鬼主意真多。

  「你这个骚丫头,花花肠子真多,你想送上门去让表少爷肏你这

个骚屄,你就送上门去吧,我不管,但是可不要提我。万一人家没这

个心,那多难为情?我这个当舅妈的以后还怎么见他?」

  看来二舅妈心中已经一万个愿意了,就是女性的矜持还有点怕,

不敢吐口同意。现在她们两人经过这一阵互相的手淫和口淫,正是淫

性大发的时候,并且她们又正在谈论着我、正想让我肏,现在我直接

进去正是时候,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怎能让它错过?再加上我看了

这么长时间的戏,早已慾火高涨,大鸡巴硬得像铁一样憋得难受,实

在忍不住了,便一推卧室门闯了进去。

  「二舅妈,我来了,让我好好地伺候你吧!」说着三步两步来到

床边,在她俩还没反应过来时已一边一个搂在怀里。

  二舅妈和香菱羞得满脸通红,二舅妈更是拉着被子想盖住身躯,

口中训斥着我:「仲平,你想干什么?快出去!」

  「好二舅妈,你就别骂我了,我在外面站了很久了,都快憋死我

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好二舅妈,你就救救我吧,我喜欢死你了!」

我哀求着,用力抱紧了她。

  二舅妈听我这么这一说,知道我在外面将她们的浪态尽收眼底,

那些淫声浪语也听了个一清二楚,又听我说『喜欢死你了』,知道我

是在暗示她,响应她刚才所讲的『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我』,更是羞

得红透了脸颊,一语不发,将脸埋在我怀里,一动也不敢动。

  我一见如此,乐得心花怒放,就放肆起来,开始挑逗她们,揉揉

乳房,摸摸阴户,并用力地在二舅妈的脸上、唇上亲吻起来。

  她俩被我东揉西摸的,弄得慾火更是大起,骚香菱竟然伸手去帮

我解开扣子,褪掉衣裤,我的大鸡巴一摆脱裤子的束缚立即直直地向

上挺立起来,一下子把她惊呆了,惊喜万分地叫道:

  「哎呀!二姨太,你看他的鸡巴,好大呀!」

  二舅妈急忙擡头一看,果然我的大肉棒雄纠纠气昂昂地挺立着,

直冲上方,还不断一颤一颤地,像是在向她点头致意呢!

  二舅妈再也顾不得羞耻,伸手就去抓,一握之下,玉手竟然围不

拢,可见我的鸡巴有多粗。她又用两只手去量它的长度,不由得由衷

地赞歎着:「仲平,好宝贝儿,你这个鸡巴可真大,这么粗,还这么

长,有没有八寸长呀?真怕人,比你舅舅的大多了!」

  二舅妈说着手可没有閒着,又爱又怕地反来复去玩着我的鸡巴。

  我被她如此拨弄着鸡巴助兴,慾火更加炽烈,便急忙翻过身子,

将二舅妈娇躯摆平,掰开她的双腿,用手扶着鸡巴屁股一用力,只听

「叱」的一声,借着她的淫水的润滑,一下子全根到底,直弄得她「

啊」的一声,连声呻吟起来:「啊…仲平……怎么这么疼……你这东

西也太大了……叫人怎么受得了……」

  「好二舅妈,等一会儿就不痛了,我会让你美上天的。香菱,好

好地在本少爷的屁股上用力推,等一下就轮到你舒服了。」我心中想

,这个骚丫头也只配给人推屁股。

  香菱便默不作声地在后面用力地、有节奏地推起我的屁股来。

  二舅妈那荒芜已久的阴道,被我这根世上少有的大鸡巴,全根尽

入地塞得满满的,美得她浑身乱颤,口中浪吟不已,娇软无力,媚态

十足,春情荡漾,艳丽迷人,看着这迷人春色,怎不叫我神魂颠倒,

更用心地使出浑身解数,用力猛肏。

  这样急抽快送的约有十来分钟,二舅妈已经是淫水如同泉湧一般

,娇喘嘘嘘,显然已经渐入高潮,于是我更加卖力地肏她,她也开始

用力地向上挺送着,迎合着。

  就这样不停地干了几百下后,二舅妈也疯狂起来了,向上挺送的

速度和力度都明显加快,口中浪叫起来:「好孩子……真能干……你

弄得二舅妈美死了……二舅妈要让你弄得上天了……真舒服……」

  「二舅妈,我干得你舒服吗?这么干合你的心意吗?」

  「对……就这么干……再用力些……再深些……」

  于是,我迎合二舅妈的需要,更用力、更深地肏她,弄得她更加

兴奋,更加疯狂。又过了一会儿,她又浪叫起来:「好外甥……好孩

子……好大鸡巴……我要让你弄死了……不行了……啊…啊…二舅妈

要洩了……」

  果然,她又用力地挺送了几下,一阵阵阴精便如黄河决堤一般,

喷湧而出。

  我由于有香菱在后面推屁股,不需要太用力,所以并没有感到太

吃力,至于离射精的地步就更远了。

  骚丫我是笨蛋!以后不说头-香菱早已难以忍受,一见二舅妈洩了身,于是就迫不及待

地想让我肏她,俏生生地问:「表少爷,该轮到我了吧?」

  「骚丫头,你慌什么?我二舅妈还没有过瘾呢,我怎么能让她吃

个半饱就把她抛下不管?等一会就轮到你了,你还是继续用力推吧。

」我存心吊她的胃口,故意不肏她,要是换成其它人,我早就轮着换

干了,不会让一个完全吃饱后再去弄另一个,那不把在边上等的人害

苦了?但对香菱,我是有意做弄她的。

  过了一会儿,二舅妈恢复过来了,感觉到我的大鸡巴还是坚硬如

初地插在她的阴道中,来回轻柔地抽送着,于是她的淫兴又起,又开

始哼哼唧唧地迎合起来。

  我一见二舅妈这样,知道是时候了,就对香菱说:「你要想让我

早点弄你,就开始用力吧,你用点力,让我早点把二舅妈打发美了,

不是轮到你吗?」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